海南省乡村振兴局 助农商城
您当前位置:首页> 新闻 >  其他

走进海南的雨林秘境 揭秘精灵之栖

   来源:海南日报   时间:2021-10-14 08:50:48

  点击进入专题

  海南热带雨林国家公园拥有众多海南独有的动植物种类,是全球生物多样性保护热点地区之一

  雨林秘境 精灵之栖

  地处北回归线以南,热带季风的吹拂带来丰沛的水汽,海南岛潮湿、高温的环境孕育出我国分布最集中、保存最完好、连片面积最大的“大陆性岛屿型”热带雨林。4269平方公里的海南热带雨林国家公园,绵延着遮天蔽日的绿。

  低地丘陵、山地雨林、高山沟谷、湿地、草地……在海南热带雨林国家公园中,多样的地形地貌、复杂的生境类型、纷繁的植物群落和丰富的食物来源,为各类物种的繁衍生息提供了广阔天地。

  除了开展争夺空间、资源、阳光的“军备竞赛”以外,在这个立体的绿色世界中,真正的雨林法则是相互依存而共生。万物有灵,同呼吸、共命运。

  3653种野生维管束植物、540种陆栖脊椎动物,拥有众多海南独有的动植物种类及种质基因库的海南热带雨林,是我国热带生物多样性保护的重要地区,也是全球生物多样性保护的热点地区之一。

  海南长臂猿

  哺乳类

  喜闻猿声啼不住

  清晨的日光从林隙中透下,昭示着海南热带雨林国家公园霸王岭片区全新的一天来临。

  “呜,呜,呜……”悠扬的长音后,随即是阵阵短促的猿鸣,富有节奏感的音量由低到高,响彻整片山谷,一时间压过雨林中所有的鸟啼虫鸣,是专属于这一雨林“原住居民”——海南长臂猿的生活“仪式感”。

  从7只到9只再到35只,过去几十年间,在社会各界的共同努力下,海南长臂猿种群数量实现稳步增长,这群雨林“精灵”在霸王岭林区的居住空间变得越来越宽敞。

  海南长臂猿作为海南热带雨林生态系统完整性和原真性的旗舰物种,其生存状况直接反映了热带雨林生态系统的健康状况,也是展现海南热带雨林国家公园建设成效的一个窗口。

  海南兔

  和海南长臂猿一样,另一栖息于山地丘陵的琼岛“原住民”海南坡鹿也是绝境重生的亲历者,这群在不断恢复中的“原野精灵”目前主要分布在白沙邦溪、东方大田与猕猴岭一带。

  拥有“C”字型鹿角的海南坡鹿外表呆萌,而细长的颈部,纤瘦的四肢又赋予了它们矫健的体态。无论是长长的沟壑,还是高高的灌木丛,海南坡鹿均能腾空而起,一掠而过。

  海南坡鹿

  这群自在不羁的生灵也曾因人类活动影响而数量锐减 ,一度只剩下44头。从濒危走向新生,在设立保护区、开展坡鹿生境改造与人工驯化繁育等一系列努力后,“呦呦鹿鸣,食野之苹”的和谐之景重现琼岛。

  与集群生活的海南长臂猿、海南坡鹿不同,中国野兔中体型最小、毛色最艳丽的海南兔则爱好离群索居。昼伏夜出,黄昏或黎明时活动最频繁,在险象环生的热带雨林中,极佳的逃跑、跳跃和藏匿能力是海南兔躲避天敌的制胜法宝。

  绯胸鹦鹉

  鸟类

  莺啼鸟啭奏天籁

  提起雨林中的声音,耳畔一定有声声清亮,不绝于耳的莺啼鸟啭。从林冠层到林下落叶层,纵横成网的繁枝茂叶,为鸟类创造出绝佳的生态位。

  目前海南热带雨林国家公园拥有鸟类19目69科296种,占中国鸟类种数的20.5%,海南山鹧鸪、海南孔雀雉、海南柳莺是海南的3种特有种鸟类。

  参天大树下,落叶堆积处处发出“沙沙”的动静,原来是几只橄榄褐色且具黑色横斑的鸟儿在刨食,凭借一条向后延伸至后颈的白纹,才使人辨其真身——海南山鹧鸪,这是海南鸟类中第一个被发现的特有种。

  作为鸡形目雉科的一员,和土鸡外表相似的海南山鹧鸪长相十分“接地气”。别看它们其貌不扬,繁殖季节雄鸟的高声鸣叫十分壮观,几公里之外都可听见,可称得上鸟中声音之王。除此之外,海南山鹧鸪还会演绎雌雄鸟二重唱。

  但狭窄的分布区,野外不足1万只的数量,让海南山鹧鸪戴上了国家一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和全球性易危种的“帽子”。

  比海南山鹧鸪更加稀缺的,是在中国生物多样性红色名录中被列为“CR”(极危)的海南孔雀雉。

  张开尾羽像孔雀,收起尾羽又似野鸡,这一长相别致的珍稀雉类有令人出乎意料的两幅“面孔”,霸王岭、尖峰岭、吊罗山和黎母山等保护较好的原始林区是其主要分布地。

  尖峰岭日出景观

  让人更加意外的是,会飞的海南孔雀雉平日里却习惯“脚踏实地”,哪怕在遇到天敌追捕时,也不会选择飞到树上逃避,而是第一时间躲进稠密的树丛中。

  热带雨林中争奇斗艳的不只是怒放的百花,还有纷飞的百鸟。海南柳莺就凭借玲珑的身姿和鲜靓的颜色,俘获了许多爱鸟之人的心,这片岛屿的亚热带次生林是它们青睐的栖息地。

  若要提名雨林鸟类中的“色彩搭配大师”,绯胸鹦鹉绝对不负众望。作为海南唯一一种野生热带鹦鹉和国家二级保护动物,绯胸鹦鹉极为罕见,近年来唯一一笔确信记录是在海南热带雨林国家公园鹦哥岭片区。

  两栖爬行类

  种类繁多色缤纷

  已经在地球上生存了上亿年之久的两栖爬行类动物,其祖先早在白垩纪初期便登上了历史舞台,在大自然的优胜劣汰中繁衍至今。

  “海南两爬动物(两栖动物和爬行动物)的世界实在太丰富、太迷人了,我申请做个海南人,长期在这里从事两爬动物的调查研究。”让中国科学院院士赵尔宓发出如此感慨的原因,在于海南原始热带雨林中潮湿、完整的生态系统,为两栖爬行动物提供了栖息和繁衍的理想乐园。

  作为人们熟知的两栖动物,热带雨林中的蛙类有着格外艳丽的身影,而鹦哥岭树蛙无疑是一个十分特别的存在。这是一种仅生活在鹦哥岭高山上的精灵,全身碧绿,踪迹隐秘。

  圆鼻巨蜥

  鸭嘴蛙

  鹦哥岭树蛙属于高海拔生物,栖息于海拔1200米以上的地区,分布范围狭窄,栖息的生境类型十分单一,仅在鹦哥岭保护区高海拔地区的季节性水潭附近才有所分布。

  根据最新分类及新种研究统计,海南热带雨林国家公园内,记录有爬行动物2目20科101种,这占到中国爬行动物物种数比例的20.3%。

  鹦哥岭树蛙

  慕热带雨林之名而来的学者,在琼岛发现了大量珍稀爬行动物的踪迹,如蟒蛇、圆鼻巨蜥,而海南脆蛇蜥、海南脊蛇、粉链蛇、海南颈槽蛇、周氏睑虎、霸王岭睑虎、海南睑虎等更是世界独有。

  因拥有可活动眼睑而得名的睑虎,是一种善于捕食昆虫的夜行性动物。圆而凸的大眼,短小灵活的爪子,这种形似壁虎的爬行生物大多栖息于喀斯特地貌、热带雨林或季雨林的地面、溪流河岸边的石缝或洞穴中,以丰富的体色和惊艳的虹膜吸引众人目光。

  “我第一眼看到它,就感觉应该是新种。” 这是海南省林业局周润邦对中华睑虎的第一印象。经过形态学和分子学分析鉴定后,中华睑虎也成为继霸王岭睑虎、海南睑虎、周氏睑虎后,海南的第四个特有睑虎种。

  和较为温顺的“近亲”睑虎不同,圆鼻巨蜥的成年个体最长能达到2米多,因全身覆盖有黑色鳞甲,背上有金黄色的小斑点,每肢5趾,趾端有利爪,又被称为“五爪金龙”。近年来,这一生性好斗的濒危物种也在海南各地频频现身。

  与蜥蜴“撞脸”的海南疣螈同样算得是雨林山地的“土著”,头部扁平而宽大,四条腿和细长的尾巴让躲避变得更加灵活,身体两侧各有一列规则的球形疙瘩,好似盔甲上的铆钉,成为了这些小家伙身上最显著的特征。

  虽形似蜥蜴,但海南疣螈却隶属于两栖纲。不仅产下的半透明圆形卵泡遍布水潭四周,海南疣螈还会在水潭里上演充满仪式感的“求偶争夺战”。

  伯乐树

  苔藓

  植物类

  和谐共生多奇妙

  广袤的热带雨林就像一座巨大的绿色迷宫,老树新枝盘根错节,藤蔓羽叶遮天蔽日,枝桠间附生着各种形似鸟巢的神奇蕨类……裸子、被子、苔藓、蕨类和藻类植物共同支撑起万顷苍翠的植物王国,形成各种令人叹为观止的雨林奇观。

  海南粗榧

  根系扎进岩石,破坏岩石坚硬的结构,长年累月的雨水冲刷和侵蚀让最初的土层慢慢沉积。不仅肥沃土壤的形成有它们的功劳,乔木树冠下的浓荫还能为下层的生物创造多样的小生境,其躯干也可供附生植物定居……

  藤本植物

  在一众热带雨林植物之中,高大的乔木对于维持自然生态系统的稳定及持续发展起着非比寻常的作用。其中,在海南自然分布的坡垒、青梅、铁凌,是能帮助热带雨林“验明正身”的标志性树种——龙脑香科植物。

  海南粗榧长相俊秀,艳丽的伯乐树被誉为“植物中的龙凤”……在竞争激烈的“雨林乔木界”,即便是高达25米的油丹也算不上“王者”的存在。

  桫椤

  长约1米的羽状叶错落有致地集生在茎的顶部,向四面八方伸展开来,宛若一把撑开的大伞,伞下一座小巧玲珑的“金色宝塔”,是苏铁的雄球花瓣围绕柱头层层叠生而得。

  在海拔100米至1000米的海南岛低山地雨林或稀树灌丛中,野生的海南苏铁以极强的观赏形态盘踞着这一方土地。“植物界的活化石”这一称呼,揭示了苏铁是现存种子植物中,最原始的一个类群之一。

  海南苏铁

  附生于雨林大树的鸟巢蕨在半空中旺盛生长,铁线蕨如野草般随意簇生于洞底和岩壁上……除了高大的树蕨外,在琼岛丰厚的蕨类“家底”中,陆生、附生、石生、水生蕨类应有尽有,在雨林的各个角落一点一点开拓出庞大的生存空间。

  或许参天大树才是热带雨林的代名词,但在这个丰盈的植物天堂中,还有一些被我们忽视的“迷你”生灵——苔藓植物,体形细小的它们在阴凉湿润的缝隙和岩石间贴地生长。

  作为高等植物中最原始的类群,苔藓在生长过程中可以加速岩石的风化,促进土壤的形成,成为自然界的“拓荒者”和“开路先锋”。丰富的热带苔藓在琼岛繁衍生息,海南也成为我国苔藓植物多样性研究的关键地区之一。

  丽拟丝蟌

  昆虫类

  起舞翩翩蝶影缱

  “迷你凤凰”丽拟丝蟌有着专注的眼神,透明如玻璃体的纤柔螳若虫姿势流畅,跳蛛歪着萌态十足的脑袋……以上皆是摄影师周反美微距镜头下的雨林昆虫“众生相”。

  枯叶蝶

  上下呈交错多层结构的植物群落,极为复杂的生境,葳蕤的草木花卉,都为多种昆虫提供了营养和栖息地的良好环境。在热带雨林中,找到一百种昆虫比找到一百只同种昆虫要容易得多。

  这些小小的身体还拥有“大师级别”的智慧。翅脉模拟叶脉,翅面黑斑像极了枯叶霉斑,“枯叶蝶”利用枯叶拟态成功与雨林环境融为一体,躲避天敌侵扰。同样在“伪装”上登峰造极的大师还有兰花螳螂,别被娇艳盛放的兰花拟态所欺骗,这可是昆虫界优秀残酷的“伏击猎手”。用幼虫的刚毛编成精美的笼状茧,苔蛾的动手能力不负昆虫界“建筑大师”之称。

  翩翩蝶影,点点翻飞,在海南的热带山地雨林中,蝴蝶种类就有近500种,约占海南岛蝴蝶采集种群数的87%,蝴蝶区系丰富也是这一生境植物种类繁多的反映。

  叶甲虫

  着一身光亮翠绿,金黄色斑块点缀在流光溢彩的双翅间,几抹神秘的银灰与黑亮又添了几分高贵,无愧“蝶中皇后”之称。作为我国唯一的一级保护蝴蝶,金斑喙凤蝶是中国的特有物种,被誉为“国蝶”。

  与此同时,海南热带山地雨林中也分布着“中国蝶王”:裳凤蝶和金裳凤蝶。这两种形态相似的蝴蝶是我国蝶类中体形最大的种类。飞行时,后翅黑黄相接的部分金光四逸,绚丽夺目,具有极高的观赏价值。

  (海南日报海口10月13日讯)

  知多点

  名称:

  海南热带雨林国家公园

  面积:

  4269平方公里

  物种:

  3653种野生维管束植物

  540种陆栖脊椎动物

  19目69科296种鸟类

  2目20科101种爬行动物

  海南特有种鸟类:

  海南山鹧鸪

  海南孔雀雉

  海南柳莺

  海南唯一一种野生热带鹦鹉:

  绯胸鹦鹉

  海南特有睑虎种:

  海南睑虎

  周氏睑虎

  中华睑虎

  尖峰岭特有植物种类:

  尖峰水玉杯

  供图/李天平 姜恩宇 苏晓杰 卢刚 陈元才 程范淦 廖高峰 海南省林业局(海南热带雨林国家公园管理局)